围棋研究

有谁可以告诉我中国古代围棋的著名人物和其历发布时间:2019-09-05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王积薪是唐玄宗时的棋手。据《酉阳杂俎》记载,开元年间,王积薪曾在丞相张说家住过一段时间,在那里和一行和尚下过棋。王积薪自知棋力不差,不久便去投考翰林。果然一战告捷,成为“棋待诏”。以后他就常在宫中陪唐玄宗下棋。 王积薪性情豁达,不拘小节。在棋艺上则刻意求精,勤勉好业。

  刘仲甫,字甫之,籍贯有济阳(今属山东)、江西、江南诸说。北宋哲宗、徽宗时独霸棋坛、所向披靡的大国手。活动时期在元佑至政和年间。居开封(今属河南),翰林院棋待诏,擅名二十余年。人称其技艺较唐代王积薪高“两道”。

  刘仲甫曾于绍圣元年(1094年)与名手杨中和、王珏、孙先会于彭城市楼联棋,成我国现存最早的联棋棋谱成都府四仙子图。著有《忘忧集》、《棋势》、《棋诀》及《造微》、《精理》诸集,今仅《棋诀》存。

  黄龙士(1651 - 不详),名虬,又名霞,字月天,号龙士,以号行,江苏泰州姜堰人,生于顺治年代。清代围棋国手,和范西屏、施襄夏并称“清代三大棋圣”,康熙朝中期围棋霸主,棋风不拘一格,留下十局名局“血泪篇”,著《弈括》。 “血泪篇”为黄龙士授徐星友三子的十局棋局,为古代让子棋的名局。

  周懒予(约1630-?),明末清初围棋国手,名嘉锡,字览予,浙江嘉兴梅里镇人。后来名声越来越大,因“览”与“懒”同音而被人讹传为懒予。

  周懒予有一独特的棋风,思路敏捷。落子极快,攻杀凌厉。起手布局,常用“倚盖定式”。《兼山堂弈谱》中说:“应双飞燕而压,其着法始于懒予”。“懒予一生从不以小尖应双飞。”

  施襄夏(1710~1771),名绍暗,字襄夏,号定庵。浙江海宁人,生于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卒于乾隆三十五年(1771年),清代著名围棋国手,与程兰如、范西屏、梁魏今并称“清代围棋四大家”,与范西屏、黄龙士并称“清代三大棋圣”。

  幼时性拙喜静,羸弱多病,受父熏陶,工诗善琴。见同里范西屏学弈,年十二而与师俞长侯齐名,慕而同学,不久与范争先。后又得徐星友指教,授以《兼山堂弈谱》,刻苦钻研,锐意深求。

  展开全部我国古代把顶级围棋高手称为“国手”,现在也把各个体育运动队的国家队队员称为“国手”,比如乒乓球国手张怡宁、篮球国手姚明等等。第一个有记载的国手是战国初期的弈秋,他可以说是“国手”的鼻祖,在《孟子》中有记载。我们大家熟悉的墨子墨家的创始人)、鬼谷子(纵横家鼻祖、苏秦张仪的师父)等,也都是下围棋的高手。

  两汉和三国时期围棋发展很快,围棋在社会上非常普及,围棋向朝鲜、日本流传也是这个时期。东汉历史学家班固就曾经写过一篇《弈旨》,论述围棋,班固我们都知道,他是《汉书》的作者。三国时候的曹操也酷爱下棋,而且水平相当不错,经常和当时的一流高手下棋。东吴的开国之主孙策,战场上勇冠三军,人称“小霸王”,棋也下得很好。孙策经常和手底下的人边下棋边讨论军机要事,现存最早的棋谱《孙策召吕范谱》,就是孙策和谋士吕范下的。另外关羽也下棋。关羽就是关公,桃园三结义、过五关斩六将、华容道放曹操等很多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了。三国中记载着关羽的一个故事,说关羽臂膀上中了毒箭,请华佗来医治,华佗说要把骨头上的毒素刮掉才行,然后关羽也不要麻醉,也不要把手绑起来,就一边跟别人喝酒下棋,一边治疗。这张画就是描绘关羽刮骨疗毒的故事,我们看关公真的是非常神勇。

  另外,史书还记载了魏晋时“建安七子”之一王粲复盘的故事。说有一次,别人下棋,王粲在旁边观战,不小心有人把棋局弄乱了,王粲凭着记忆,重新摆出了原来的棋局。旁边的人都目瞪口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想想是不是再考验王粲一下,于是就用布把复盘的棋局盖起来,请王粲再重摆一遍。于是王粲又摆了一遍,一比对,分毫不差,一模一样。王粲是我国古代记载的最早能复盘的棋手。不过其实复盘并不是很难,基本上有个业余初段水平就能复盘。

  三国的时候,有两个围棋高手,一个是严子卿,一个是马绥明,水平都很高,当时的人就称他们两个为“棋圣”,中国古代总共有五位棋圣,除了这两位外,清朝有三位,另外还有现代的吴清源和聂卫平两个棋圣,这我们后面还会讲到。当时人们把严子卿的棋艺,皇象、张子并、陈梁甫的书法,曹不兴的画,宋寿的占梦,郑妪的相面,范淳达的算命,合称为“吴中八绝”。

  两晋南北朝。我国古代围棋有两个鼎盛时期,一个是清朝康乾盛世时期,另一个就是两晋南北朝的时候,古代的五个棋圣都产生在这两个时期。两晋南北朝的时候,围棋经过汉和三国的发展达到了鼎盛时期,上山打柴看棋看到斧头柄烂了的“烂柯”的传说就发生在晋朝。两晋和南北朝有两个著名人物的围棋故事。一个是东晋大将谢安的故事。谢安,就是著名的淝水之战的指挥将领,他很爱下棋,边打仗还边下棋,手下来报前方局势如何如何吃紧,他胸有成竹,一边部署作战,一边还继续下棋,下完了棋,前面仗也打赢了,这个故事体现了谢安沉着冷静的大将风度。另一个是梁武帝萧衍。南朝有四个朝代:宋、齐、梁、陈,围棋都非常繁荣,皇帝们也都喜欢下围棋。萧衍就是梁朝的皇帝,这个皇帝不仅爱下棋,而且下到了国手、也就是天下第一高手的水平。一个皇帝下棋下到天下第一,不仅围棋,在其他领域恐怕也是独一无二的。梁武帝萧衍对围棋的贡献很大,他组织了古代第一次全国围棋比赛,然后根据比赛成绩,评定天下棋手的“品级”,并编成书册流传后世。他还撰写了几本围棋技巧的书。

  唐朝围棋继续发展,开元时期唐玄宗设立“棋待诏”,和“书待诏”、“画待诏”一起编入翰林院管辖,这样棋手就第一次成为国家官员,确立了围棋在古代文化中的地位。所谓“待诏”就是等待皇帝的召见,专门陪皇帝、妃子、王子公主下棋的官。著名棋手王积薪是唐玄宗时棋待诏,他著有《围棋十诀》,对围棋理论的贡献很大。公元848年,日本王子访问中国,想要和中国棋手比试。日本王子的水平很高,是当时日本的第一高手,唐朝派出棋待诏顾师言迎战,这也是有史以来第一场国际比赛,顾师言以著名的“镇神头”和“一子解双征”(类似于一箭双雕)的精彩招法获胜,棋谱也流传下来。到了唐朝末年,有个新罗的棋手叫朴球,新罗就是现在的朝鲜。朴球长期呆在大唐,棋艺很高,后来他成为了棋待诏,这也是我国历史上唯一的外籍棋待诏。

  唐朝灭亡以后,我国历史进入五代十国时期,战乱不断,围棋发展也就停滞了。到了宋朝重新统一中国,才又开始发展。宋朝有一位所向披靡的大国手刘仲甫水平很高。据说有一次刘仲甫到江南下棋,观者如云,下到一半,大家都以为刘仲甫要输了,忽然刘仲甫把棋子收了起来,看棋的人一片哗然,大家都说:“你这是干什么,耍什么赖皮?”刘仲甫说:“我听说浙江这个地方围棋高手很多,就想到这里来比试比试,但我来这里看了十几天了,天天和别人下棋,却没有发现真正的高手”。然后他就把这十几天下的棋一盘盘都摆出来,一一指出其中的问题。大家都目瞪口呆,心想这是什么人这是?记忆力这么好,过目不忘啊。然后他又把刚才收起来的那盘棋复盘复出来,说:“你们都认为我这盘棋要输了,其实我已经看出了一个要点,只要我下一步下在这里,我就赢定了。如果你们有人能指出这着棋,我立刻卷铺盖回家,再也不下棋了。”这下大家听了来劲了,心想他怎么说得这么玄乎,都冥思苦想,但都想不出来,就让他下下看。于是刘仲甫就下了,大家一看,没什么了不起的嘛,很一般嘛,刘仲甫就说这步棋要二十几步以后才能用得上。果然,下了二十几手以后真的用上这个子,局势急转直下,刘仲甫大胜而归,这下大家都信服了,对他的高超技艺敬佩不已。北宋著名的文学家欧阳修也很精于围棋,他自称“六一居士”,这六个一里面,就包括围棋。

  徐达是明朝的开国元勋。传说有一次徐达陪明太祖朱元璋游览南京城外的莫愁湖,忽然朱元璋棋兴大发,就要和徐达下棋,并且说如果徐达赢了就把莫愁湖赐给他。说是这么说,但是跟皇上下棋谁敢赢皇上啊,徐达有办法,他还真把朱元璋给赢了,朱元璋大怒,正要发作,徐达赶忙跪下说:“陛下请看全局”,朱元璋仔细一看,棋子竟然下成了“万岁”两个字,转怒为喜,就把湖赐给了他,还在湖边建了一座“胜棋楼”。到了明朝末期,出现了一个天才国手过百龄,从十几岁开始纵横天下无敌手。他写了我国古代最有名的一本围棋著作《官子谱》,里面有一千多道题,这本书几百年来一直是我国棋手的经典训练教材。

  到了清朝,康乾盛世时,我国古代围棋的发展达到了顶峰。先是出了一个奇才黄龙士,被尊为“棋圣”,和当时的名士顾炎武、黄宗曦等并称的“十四圣人”,可见黄龙士当时的知名度。黄龙士的棋刚猛无比,在当时鹤立鸡群无人能敌,他的计算功力到了非常高的程度,后世棋手都对黄龙士十分推崇。他有个徒弟叫徐星友,在当时也属于一流高手,但跟黄龙士下竟然要被让三子,差了好几个档次,师徒两人有一次大战十局,下得异常激烈,后人称这十局棋为《血泪篇》。黄龙士之后,又出现了围棋“四大家”:稍早一些的程兰如、梁魏今和其后的范西屏、施襄夏,其中范西屏和施襄夏的水平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被称为“棋圣”,两人都是浙江海宁人,同乡,还是同门师兄弟,是真正的绝代双骄。客观地说,从留下来的棋谱来看,古代的国手中,只有黄龙士、范西屏、施襄夏三人的水平达到了当代顶级高手的水平,和当时盛极的日本围棋水平差不多,后来两百年我国都没有人再达到这个水平。

  范西屏属于天才型棋手,资质极高,思维敏捷,以灵活变化见长,13岁就超过了师父,16岁就冠绝全国。有一次四大家聚在一期研讨棋艺,范西屏以一敌三,程兰如、梁魏今和施襄夏一起出主意跟范西屏对抗,也就刚刚能顶住范西屏的攻势。施襄夏资质要比范西屏差得多,他属于用功型,棋的漏洞少,细密严实,经过努力终于在30岁的时候追上师兄。两个人曾经在浙江平湖大战13局,留下10局棋谱,称为《当湖十局》,这十盘棋下得真的是妙绝千古,令人拍案叫绝啊。施襄夏的成功也说明,资质差一些没有关系,经过努力同样可以后来居上,成就一番事业。

  到了清代后期,随着国力的衰落,围棋也和其他艺术一样,逐渐没落。特别是两次鸦片战争后,民不聊生,饭都吃不饱,下棋的人自然就少了很多。清代有“十八国手”,主要都在清代前期,最后一个国手是周小松,他的水平接近当时日本二流好手的水平,但和黄龙士、范西屏、施襄夏三人相比就差得很多了。

  围棋是怎样传到日本的呢,主要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说东汉初年日本有一个代表团访问中国,把围棋艺术带回去了,还有一种说法是三国时期由经由朝鲜传入日本,总之围棋在日本应该有一千八九百年的历史了。不过刚开始传入的时候在日本并不盛行,直到唐朝时,日本派了很多遣唐使,其中著名的吉备真备,就是创造日本文字平假名、片假名的那个吉备真备,他很喜欢下棋,回国后积极传播围棋,后来中国派去日本的使节和随行人员中,也有会下围棋的,也传播了围棋,这样围棋才在日本流行起来。我们前面也说到了,晚唐时期日本王子还曾经来中国访问。但是日本围棋兴盛、并迅速发展是从16世纪德川幕府时期开始的。

  围棋最初是用木头造的,所以中文是木字旁,到了日本以后日本用石头造围棋,所以写作“碁”。

  16世纪时,日本幕府的织田信长和大将丰臣秀吉都很爱下棋,就给当时的第一高手日海和尚尊称为“名人”,国家给予一定的俸禄,就是“棋所”。名人棋所就相当于我们武侠小说中的武林盟主,一个时代只能有一个名人,也是唯一的九段。因此在古代九段是很少的,不象现在放宽标准,单单日本就有100多个九段。古代七段就已经是一流高手,也叫“上手”,专门有一套“段服”,并且要剃发,跟和尚一样要理光头,有一整套的礼仪,受到人们的普遍尊敬。后来,丰臣秀吉死后,德川家康掌权,此人也爱下棋,从此开创了日本围棋的兴盛发展时期,后来围棋在日本被称为“国技”。

  这个日海和尚后来改法号本因坊,法名改为算砂,创办了本因坊派,这也是后来四大棋家之首。日海就是一世本因坊。本因坊在日本极其有名,人人知晓。除了本因坊家外,当时还出现了很多围棋门派,其中比较大的有安井家、井上家和林家,这四家就是“棋院四家”,相当于武林中的大门派,如少林派、武当派、华山派、崆峒派等。

  四大家的掌门和一流高手,每年要到天皇或将军面前比赛,这就是“御城棋”,这就好像一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华山论剑一样,关系到各家的荣辱、面子,每年各家都精心准备。

  那什么叫争棋呢?争棋相当于武林中的比武。棋界诸如争夺名人棋所等事宜,由元老会协调解决,元老会就好像武林前辈一样,都是一些德高望重的人,但协调来协调去,总有协调不下的时候,这时候往往就以争棋定输赢,谁厉害就谁就有理。最有名的争棋有两次,一次是本因坊三世(也就是算砂和尚的徒孙)道悦,当时他执意要争棋,元老会就警告他,如果下输了就要流放,他不怕,玩命拼死争棋,挑战棋界的盟主―名人位;另一次是井上家挑战名人,井上家出战者下到吐血,不治身亡,后来这个吐血者的师父又来争名人,也下到吐血、大病一场,非常惨烈。

  名人、棋所、本因坊、“棋院四家”、御城棋、争棋是日本围棋文化的精髓。名人和本因坊更是一种传承的象征。自16世纪以来日本围棋的历史记载得比较完整,除了正史外,还夹杂着一些野史。

  又过了几十年,日本棋界出现了一个千古奇才,这个人就是四世本因坊道策。在道策时代,完全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这和同时代中国的黄龙士相似,黄龙士当时也没有对手。道策开创了一整套全新的布局理论,奠定了现代围棋布局理论的基础,在日本他被尊为“棋圣”,道策是“名人之王”。名人就已经是当世水平最高者才有的称号了,名人之王就是说他是日本历史上最强的名人。

  道策有六大弟子,个个都是一流高手。大弟子道节后来到井上家做了掌门,他编写了著名的《围棋发阳论》,所谓阳就是手段的意思,发阳就是发现手段的意思。这本书被井上家视作武林秘笈严格保密,即使是门下的弟子也只有少数几个能看,这本书是古今中外第一围棋习题集,极其复杂,相当于金庸小说中的《九阴真经》、《葵花宝典》一样。

  道策时期,安井家有个棋手叫涉川春海,也是七段高手,同时在天文学上也很有造诣。他认为,下围棋和天文是相通的,第一步如果下载天元,震慑八方,黑方必胜。但是道策很厉害,春海跟道策下天元结果输了。于是他就潜心研究天文,后来成为日本历史上著名的天文学家,曾编撰日本历法。

  日本围棋盛极一时,但到了十九世纪明治维新前后,日本社会动荡,也和中国清代一样,围棋出现了衰落。政府缩减开支,取消了御城棋,各家的俸禄津贴也削减了很多,很多棋手都转行做其他事去了,最强的本因坊家偏偏又遭遇了一次火灾,雪上加霜啊。这个时候,本因坊家的村濑秀甫自立门户,开创“方圆社”,呼吁各门派相互协作,同心协力推广围棋。以前各门派之间总是明争暗斗,且只注重发展各派的内弟子,不注重社会推广,秀甫打破了陈规,在社会上大力推广围棋,比如他发放《围棋新报》、在门派外发段位证书等,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秀甫还是向欧美推广围棋的先驱。当时有个德国人叫奥斯卡,在日本呆了十年,期间生了一场大病,所谓“因祸得福”,在生病期间就学了围棋。学着学着就产生了兴趣,开始的时候奥斯卡向井上家拜师,井上家说洋鬼子怎么会下围棋呢?很轻蔑地拒绝了。后来他又请求拜本因坊秀甫为师,秀甫素有大志,曾经对人说:“现在文明开化,如果有机会向世界传播国技围棋,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于是秀甫欣然收奥斯卡为徒,并且亲自传授技艺,后来奥斯卡回国后极力推广围棋,堪称“欧洲围棋之父”。因此说,秀甫对围棋向欧美的传播贡献很大。秀甫在日本国人中的地位很高,他被列为日本近代31位非凡人物之一。

  最后一个名人是二十一世本因坊秀哉。秀哉号称“不败的名人”,因为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输棋。1937年,名人引退,在纪念棋中败给木谷实,宣告一个时代的结束。1941年秀哉逝世,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著名小说家川端康成的小说《名人》描写了秀哉的生平。

  我们再讲讲朝鲜韩国。朝鲜、韩国受中国文化影响很深,例如汉字、端午节等至今在朝韩都很有影响。东汉初年光武帝时围棋传入朝鲜半岛的高丽、百济,后来发展出围棋的分支----我们前面说到朝鲜顺丈围棋。前面讲到,新罗棋手朴球棋艺高超,曾经在唐朝担任棋待诏。

  最早的中外交流就是我们前面讲的唐朝时日本王子来访,棋待诏顾师言迎战的记载。另外唐玄宗时,也曾派围棋名手杨季鹰到新罗(也就是朝鲜)去交流棋艺。乾隆时期,琉球棋手也曾来中国,找到当时的两位棋圣交流,这里有个故事我们等一下还会讲到。另外围棋还传到东南亚,郑和下西洋的时候,发现印度尼西亚这个地方也有很多人下围棋。除此之外,官方记载的交流就非常少了,尤其是和盛行围棋的日本之间的交流很少。为什么呢?推测起来有两个原因,一是中国古代一贯有一种“大国心态”,总觉得围棋创自中华,国外的围棋水平不能与中国相比,不屑于和外国交流,因此交流比较少;另一个是日本棋界也不大敢和中国交流,因为他们是拿朝廷的俸禄的,跟中国交流,赢了固然好,万一输了,政府怪罪下来,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双方的交流很少。

  倒是日本和朝鲜、琉球的交流比较多。16世纪,韩国第一高手李祠史访问日本,名人本因坊算砂夸下海口说要让他三子,结果让三子还真的赢了,而且李祠史输得服服贴贴。古代日本和琉球之间的交流比较有传统,一共有三次交流。道策时期,琉球国的“国手”,叫做亲云上浜比贺,首次访问日本,道策让他四子获胜。1710年,琉球国又有“国手”屋里良之子(浜比贺的弟子)来日本讨教。第三次琉球棋手访问日本比较有意思,那时候上一代名人去世,名人位置正好空缺,四大棋家正为争当名人闹矛盾,井上家想当名人,可别的棋家不认账。琉球棋手访问日本,按照规定是要名人代表国家出战的,井上家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己把自己当作名人来迎战琉球棋手,也让三子,哪里知道琉球的水平提高了,三个根本让不动,输得一塌糊涂。我们刚才说了,这个琉球棋手后来也到中国大清朝来挑战,结果被当时两位棋圣范西屏、施襄夏杀得找不到北,回去以后逢人便说:“中华大国,人才出众。日本棋手,别说井上家那个掌门,就是棋圣本因坊道策再世,也万万敌不过中国棋手!”这个消息传到日本,井上家的掌门这才发现娄子桶大了,被日本国人骂了个狗血淋头,赶快告老引退,再也不敢出来了。其实呢,客观地说当时中日最高水平应该是在同一水平线上,但是中国古代棋风凶悍,日本比较平稳。琉球棋手主要是学习日本的围棋理论,哪里见过中国棋手这种下法,所以被杀得一败涂地也就不足为奇。

  欧洲对围棋最早的了解,是明末传教士利玛窦的简单描述。十六世纪葡萄牙海员也曾经学会围棋。但那时候欧洲还没有人下棋。欧洲人下棋是从前面我们说到的那个在日本呆了十年,生了场大病然后拜在秀甫门下的德国人奥斯卡开始的,奥斯卡回到欧洲后,就开始写书、办杂志,积极推广围棋,从这时候起,欧洲才开始有人下棋。因此呢,欧洲的围棋基本上是从日本传过去的。到了二十世纪初,也就是大概一百年前,再由欧洲传播到大洋洲的新西兰和北美洲的美国。

  英语中围棋这个单词是“Go” ,有“走棋”的走的意思,也是日本“碁”字的谐音。后来台湾围棋基金会的创始人应昌期提议改名为Goe以免和Go的一般意义混淆,同时他笑称Goe只比God上帝退一位,Goe这个单词也就开始有人使用。

  由于缺乏和日本围棋的交流,因此清末中国棋手并不知道围棋水平已经落后日本很多了。一直到20世纪初,有个军阀叫段祺瑞,很爱下棋,水平也不错,大概有现在业余三段左右,他经常与日本商人下棋,后来他就逐渐促成了中日名手的交流,当时中国最好的棋手是南王北顾,南王是南方的王子晏,北顾就是北方的顾水如,后来变成南刘北过,刘棣怀和过惕生取代了老一辈棋手。结果不下不知道,一下吓一跳,一交手,中国一流高手全部惨败给日本一个叫高部道平的二流棋手。我国棋界这才知道,哦日本都这么厉害了,这么多年固步自封,我们已经不是人家的对手了,于是就开始虚心向日本学习先进的围棋理论和技术。

  1915年,由段祺瑞赞助,顾水如到日本去留学。二十年代,段祺瑞又邀请秀哉名人来中国访问,所有中国一流高手全部被让三子,可见当时差距有多大。

  二十年代,中国出现了一个天才少年,他就是后来横扫日本棋坛、被誉为“昭和棋圣”的吴清源。昭和是当时日本天皇的年号。吴清源是我们福建福州人,出生在望族,从小就爱好围棋,进步飞快,十二三岁就达到国内一流高手的水平。日本有个围棋教育家叫濑越宪作,听说了以后就很想让吴清源去日本发展。他上下活动,终于在中日两边都搞到了赞助,中国这边是段祺瑞,日本那边是日本棋院的创始人,富商大仓喜七郎,二十年代日本围棋很困难的时候就是大仓喜七郎出巨资成立了日本棋院的。有了两边的赞助,吴清源就在14岁的时候前往日本学棋,拜在濑越宪作门下,濑越门下还有另外一个顶级高手,就是后来关西棋院的创始人桥本宇太郎。濑越先生晚年时还收了个韩国弟子曹薰铉,后来独霸韩国棋界几十年,曾多次获得世界冠军。

  相传,上古时期尧都平阳,平息协和各部落方国以后,农耕生产和人民生活呈现出一派繁荣兴旺的景象。但有一件事情却让尧帝很忧虑,散宜氏所生子丹朱虽长大成人,十几岁了却不务正业,游手好闲,聚朋嚣讼斗狠,经常招惹祸端。大禹治平洪水不久,丹朱坐上木船让人推着在汾河西岸的湖泊里荡来荡去,高兴地连饭也顾不上吃了,家也不回了,母亲的话也不听了。散宜氏对帝尧说:“尧啊,你只顾忙于处理百姓大事,儿子丹朱越来越不像话了,你也不管管,以后怎么能替你干大事呀!”尧帝沉默良久,心想:要使丹朱归善,必先稳其性,娱其心,教他学会几样本领才行。便对散宜氏说:“你让人把丹朱找回来,再让他带上弓箭到平山顶上去等我。”

  这时丹朱正在汾河滩和一群人戏水,忽见父亲的几个卫士,不容分说,强拉扯着他上了平山,把弓箭塞到他手里,对他说:“你父帝和母亲叫你来山上打猎,你可得给父母装人啊。”丹朱心想:射箭的本领我又没学会,咋打猎呢?丹朱看山上荆棘满坡,望天空白云朵朵,哪有什么兔子、飞鸟呢?这明明是父亲母亲难为自己!“哼,打猎我就是不学,看父母能把我怎么样!”卫士们好说歹劝,丹朱就是坐着动也不动。一伙人正吵嚷着,尧帝从山下被侍从搀扶着上来了,衣服也被刮破了。看到父帝气喘吁吁的样子,丹朱心里不免有些心软,只好向父帝作揖拜跪,唱个喏:“父帝这把年纪要爬这么高的山,让儿上山打猎,不知从何说起?”尧帝擦了把汗,坐到一块石上,问:“不孝子啊,你也不小了,十七、八岁了,还不走正道,猎也不会打,等着将来饿死吗?你看山下这么广阔的土地,这么好的山河,你就不替父帝操一点心,把土地、山河、百姓治理好吗?”丹朱眨了眨眼晴,说:“兔子跑得快,鸟儿飞得高,这山上无兔子,天上无飞鸟,叫我打啥哩。天下百姓都听你的话,土地山河也治理好了,哪用儿子再替父帝操心呀。”尧帝一听丹朱说出如此不思上进、无心治业的话,叹了一口气说:“你不愿学打猎,就学行兵征战的石子棋吧,石子棋学会了,用处也大着哩。”丹朱听父帝不叫他打猎,改学下石子棋,心里稍有转意,“下石子棋还不容易吗?坐下一会儿就学会了。”丹朱扔掉了箭,要父亲立即教他。尧帝说:“哪有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东西,你只要肯学就行。”说着拾起箭来,蹲下身,用箭头在一块平坡山石上用力刻画了纵横十几道方格子,让卫士们捡来一大堆山石子,又分给丹朱一半,手把着手地将自己在率领部落征战过程中如何利用石子表示前进后退的作战谋略传授讲解给丹朱。丹朱此时倒也听得进去,显得有了耐心。直至太阳要落山的时候,帝尧教子下棋还是那样的尽心尽力。在卫士们的催促下,父子们才下了平山,在乎水泉里洗了把脸,回到平阳都城。

  此后一段时日,丹朱学棋很专心,也不到外边游逛,散宜氏心里踏实些。尧帝对散宜氏说:“石子棋包含着很深的治理百姓、军队、山河的道理,丹朱如果真的回心转意,明白了这些道理,接替我的帝位,是自然的事情啊。”谁料,丹朱棋还没学深学透,却听信先前那帮人的坏话,觉得下棋太束缚人,一点自由也没有,还得费脑子,犯以前的老毛病,终日朋淫生非,甚至想用诡计夺取父帝的位置,散宜氏痛心不已,大病一场,怏怏而终。帝尧也十分伤心,把丹朱迁送到南方,再也不想看到丹朱,还把帝位禅让给经过他三年严格考察认为不但有德且有智有才的虞舜。虞舜也学尧帝的样子,用石子棋教子商均。以后的陶器上便产生围棋方格的图形,史书便有“尧造围棋,以教丹朱”的记载。今龙祠乡晋掌村西山便有棋盘岭围棋石刻图形遗迹。

下一篇:围棋新手应看的围棋书